頂點筆趣閣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鎮獄深淵

第六百二十六章 鎮獄深淵


        丘妗兒點頭,這些日子她可謂是大快朵頤,除了不敢吃神靈之外,這位人族姑娘幾乎將地獄的珍饈佳肴嘗了一遍,甚至將吃拿卡要發揮得淋漓盡致,向各位府判和神將鬼官要了許許多多的地獄珍饈放在自己的元神秘境中,打算離開之后再吃。

        不過這姑娘閑不住嘴,經常小嘴不停,元神秘境中儲存的美食也漸漸減少,所以這位姑娘只能再要。

        因此,地獄上下都知道這位巡察使的愛好,想方設法弄來各種美味來孝敬她,甚至鬧出有的神將鬼將坐騎神獸消失的事情,當然是變成了一盤盤美味。

        丘妗兒樂不知返,差點就忘記自己是個冒牌貨。

        “那些神將鬼官為了討好我,殺了許多神魔的坐騎,如果我身份敗露,絕對生不如死。師哥說的沒錯,必須早點離開!”

        完成狴犴兄弟的囑托是正事,只要救出被鎮壓在鎮獄深淵中的那個“壞蛋”他們此行便算是大功告成,可以回歸現實了。

        鐘岳目光閃動,讓一尊神將去將欄兕尊神請來,道:“那尊吃數百萬靈魂的魔神還在嗎?”

        仆因主貴,這些日子欄兕尊神這個跟班也是混得風生水起,與神將鬼官稱兄道弟,儼然以鐘岳和丘妗兒的親信自居,收了不少好處。

        欄兕尊神連忙取出那魔神的靈魂,陪笑道:“還在。”

        鐘岳點頭:“我要親自將此獠送入鎮獄深淵中鎮壓,讓他受苦受罪直至靈魂消亡!”

        一尊神將笑道:“這等小事,何須勞煩上使?還是我們兄弟去辦,免得臟了上使的手。”

        鐘岳搖頭,似笑非笑道:“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

        那尊神將微微一怔,他之所以說出這話一方面是為了監控鐘岳等人的動靜。一方面也是討好鐘岳,沒想到鐘岳居然硬邦邦的頂了回去。

        鐘岳冷笑道:“我這次進入地獄輪回,若是不拿出些政績來如何回去交差?將這廝關押在鎮獄深淵。這便是我的政績,回到天庭我也好向上面邀功請賞。若是你送去了。是你的功勞還是我的功勞?”

        那尊神將額頭冒出冷汗,唯唯諾諾,突然道:“兩位上使進入這鎮獄,不知里面的路徑,小神來引路,免得生出什么差錯。”

        “也好。你帶路吧。”

        鐘岳點頭,那尊神將立刻在前方引路,兩人跟在他的身后。鐘岳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阿鼻城墻上,欄兕尊神見他離開,立刻趾高氣揚,向那些神將鬼將吹噓,諸多神將鬼將諂笑不已,向他獻寶,欄兕尊神只管收了。

        “我與妗兒離開之后,這個欄兕尊神便倒霉了。欄兕也是一個小人,死不足惜。”

        沒過多久。他們來到鎮獄深淵前,到了這里,鐘岳和丘妗兒都是心神大震。感覺到似乎進入另一個時空之中。

        他們從六道界進入地獄輪回,便像是進入另一個時空,因為天地達到規則截然不同。

        而來到鎮獄深淵,居然也有這種感覺。

        接近這座宇宙中的深淵,有一種萬法沉寂萬道枯萎的感覺,十分奇妙。

        仿佛一切道和法,都在這里凋零死亡。

        “這股氣息,與籠罩祖星的氣息很是相似!”薪火的驚叫聲傳來。

        鐘岳心中微動,道和法凋零死亡。不正是祖星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相比祖星,這里更加極端。祖星的道和法凋零,但鎮不住神魔。而這里的鎮壓之力,恐怕就算是神皇來了也會被鎮壓得服服帖帖。

        “鎮獄須得有符文方能開啟,若是沒有小神帶路,只怕上使進都進不來呢。”那尊神將笑道,開啟鎮獄。

        鐘岳凝眸,觀看他解開鎮獄門戶的印法和圖騰紋,若有所思。這套印法極為復雜,各種圖騰紋翻飛,繁復至極,即便那位神將是一尊天神級的存在,也被累的氣喘吁吁。

        “能夠解開鎮獄深淵的門戶封印,說不定也可以解開封印祖星的封印。”

        鐘岳目光閃動,第三神眼悄然開啟,左右神眼一日一月,明滅不定。將這些印法和圖騰紋變化規律記下,不求甚解。

        過了小半個時辰,這尊神將才將門戶的封印解開,鐘岳和丘妗兒走入鎮獄,那尊神將依舊在前方帶路。

        兩人四下看去,只見這鎮獄深淵黑茫茫一片,這里不知上下,沒有四面八方,左右不見任何亮光,聽不到腳步聲,聽不到心跳聲,聽不到氣血流動的聲音。

        安靜。

        絕對的安靜。

        丘妗兒不由自主握住鐘岳的手,絕對的寂靜容易讓人發狂,不知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而鎮獄深淵中便營造出這樣一種氛圍。試想一下,一個人被關押在這種地方,一兩個時辰還能忍受,但是一天兩天呢?

        如果是一年兩年呢?

        而被關押在這里的窮兇極惡的存在,要在這里被關押到靈魂枯萎消亡!

        任何一尊神魔的壽元都不短,有些異常強大的存在開啟了六道輪,甚至擁有十多萬的壽元,若是十萬年時間都被關押在這里,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我忘記了兩位上使看不清道路,還請上使恕罪。”那位神將精神力波動,傳音道。

        他手掌輕叩,突然一條微光道路出現,石階一層一層圍繞這個黑暗深淵旋轉,通向下方。

        除了這條道路之外,四周還是一片黑暗,絕對的黑暗和絕對的安靜,即便是鐘岳的神眼也無法看穿這黑暗。

        三人拾階而下,只有腳下的道路散發出微光,片刻之后,突然黑暗中一抹亮光傳來,這是一間陋室,建立在黑暗之中。

        陋室中有一個衣衫襤褸青面獠牙如同厲鬼的神魔蹲坐在一張桌子前,那桌子中央掏空。一尊神魔的頭顱被卡在桌子中央,頭蓋骨被掀開,腦漿冒著騰騰熱氣。

        厲鬼般的神魔用手去撈腦漿。一口一口的向嘴里塞去,不停的吃。而那被扣住的神魔無法動彈,張口慘叫不停,聲音卻只在陋室里來回傳蕩,卻傳不到外面。

        厲鬼般的神魔肚子吃得已經大如山,卻還在不斷向自己嘴里塞去,而那被扣住的神魔腦漿被一把掏空之后,隨即又生長出來,似乎腦漿永遠也不會干涸。

        兩個神魔一個吃。一個被吃,那厲鬼般的神魔還在自言自語,看口型似乎在說:“怎么還吃不完?”

        “這兩位一個是偷吃了帝宴,一個是負責看守帝宴的神官。”

        鐘岳前方,那神將傳音道:“界帝宴請朝臣,卻險些毀在他們手中,因此界帝震怒,將他們丟入鎮獄深淵,讓貪吃者不斷的吃,讓玩忽職守者不斷被吃。”

        鐘岳悄悄看了丘妗兒一眼。傳音道:“讓你貪吃!”

        丘妗兒連忙收了手中的地獄美食,打了個冷戰。

        再往前走,又是一間黑暗中的陋室。陋室占地廣闊,是一座刀山,無數神刀不斷旋轉翻滾,刀刃飛速轉動。

        一尊神魔慘叫著從山頂滾落下來,被滾刀切得粉碎,剛剛落到山下突然大地隆起,刀山消失,他身下卻又出現一座刀山,繼續滾下去。

        那尊神魔早已被切得找不到一塊完整的血肉。還有刀子切入骨頭,但是他也是沒死。

        “這位煉成了不死之身。仗著肉身強橫,逞強斗狠。打死了南天王之子。南天王之子乃是罕見的靈體,資質高絕,被他打死,只能轉世投胎。所以南天王恨他,將他扔在這里,他不是有不死之身嗎?那就讓他死不了。”

        那位神將說到這里,丘妗兒悄悄看了鐘岳一眼,傳音道:“師哥,你也煉成了不死之身。”

        “妗兒,你不也是修成了不死之死神?”鐘岳打個冷戰,反問道。

        “我不逞強斗狠。”丘妗兒笑道。

        他們繼續前行,又來到一處陋室,陋室中關押的是一位神魔,雖是男性,但古怪的是卻在不斷產子,生下一個又一個孩子,生一個死一個。

        “這位犯了奸淫之罪,與一位來頭很大的存在的愛妾**,結果那愛妾懷孕產子,被那位存在發現,震怒異常,將這家伙投到這里,讓他不斷產子,不斷喪子。”

        他們越是深入鎮獄,便有越多的牢獄出現,里面被鎮壓的神魔有著千奇百怪的懲罰辦法,每一樣都是生不如死,這些神魔所犯的過錯也各有不同,但大多是得罪了權貴,然后被扔進此地。

        鐘岳等人走過數以千計的牢籠,真正窮兇極惡犯下滔天罪孽的,卻是寥寥無幾。倒是那個吃了幾百萬靈魂的魔神,才像是真正的罪孽滔天。

        鐘岳詫異,向那神將說了,那神將笑道:“真正窮兇極惡的,都被關押在最里面,否則根本管不住。不過那里……”

        他突然打了個冷戰:“最好不要去!那些兇神雖然被關押起來,但鎮獄也無法真正的懲罰他們,只是能關住他們而已。萬一有個閃失……”

        鐘岳微微一笑,悠然道:“既然來到鎮獄,豈能不見識見識這些真正的邪惡存在?你盡管帶路。”

        那神將無奈,只得在前方帶路。

        他們不斷深入,鎮獄更深處越來越壓抑,讓人窒息的壓抑,黑暗之中似乎有莫大的能量在蠢蠢欲動,隨時都可能將他們撕得粉碎。

        突然一道微光傳來,隱約還有鼾聲傳到他們耳中,鼾聲居然能夠穿透這些牢籠。

        鐘岳等人走到近前看去,只見那牢籠中一尊金光燦燦的神人在側臥酣睡,鼾聲震得那座陋室不斷搖晃,似乎隨時可能碎掉。

        而這尊巨人不遠處還有碎掉的太陽,神火熊熊,將他包圍。

        “這尊兇神,原本打算用太陽煉成烘爐煉化他,卻被他震碎,許多獄卒也被他打死,府判和獄皇也奈何不得他,只能將他關在這里,好在他逃不出去。”

        那神將悄聲道:“聽聞他這一覺,已經睡了萬年了。他的罪,那就大了,是犯了天條!”

        又到了一間牢籠,里面關押著一尊神人,鐘岳微微一怔,這尊神人卻是一位白發蒼蒼猿臉雷公般的存在,正是先前那個大鬧地府,要拿走六道臺的那尊妖皇!(未完待續。)


  (http://www.lxcozo.icu/chapter/2593_8310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xcozo.icu。頂點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ddbiquge.cc
捕鱼达人攻略 大唐棋牌官方下载地址 街机电玩捕鱼兑话费 星悦陕西麻将 安微11选5直选走试图 金蟾捕鱼游戏网络版 棋牌游戏大厅? 福建体彩36选七今晚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 双色球关系码怎么算出 辉煌棋牌5000上庄游戏 河南22选5历史开奖号码 炒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网络捕鱼输了60万 舟山体彩飞鱼 麻将机遥控器 湖北11选5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