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筆趣閣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章 劍六十四式!

第三百章 劍六十四式!


        圣殿中一片沉默,鐘岳一番呵問讓人警醒,原本許多支持虞大長老的長老、堂主也紛紛與他割裂。

        殿內所有堂主、長老徹底分成兩大派系,一方是虞大長老、風無忌一脈,一方是桃林、丘壇、黎山、君山、田風等氏族的長老、堂主,對虞大長老徹底失望,與其針鋒相對。

        還有南麓、有虞、水涂、雷湖等氏族,也有不少長老和堂主在猶豫遲疑,不知該加入哪一方。

        劍門大有分裂的趨勢!

        是非對錯,總要較量一場!

        虞大長老一方畢竟是不占據大義,人數較少,但是有著外族的強者支撐,九位外族巨擘,再加上法天境強者數十位,是何等強大的一股力量?

        不過各大氏族這一邊,也有君思邪、方劍閣這兩位年輕巨擘,再加上劍門的劍靈、神靈隨時都可以催動,他們也并非毫無還手之力!

        孝圓和孝缺起身,踱步到鐘岳身邊,孝圓冷冷的看他一眼,冷聲道:“還有誰要一起去?”

        幽老邁步走來,道:“鎮封堂內鎮壓著我重黎神族的武道神人,我自然要去,泉老你留下,助虞門主肅清反賊。”

        華珍夫人走來,輕笑道:“我也要去看看劍門的鎮封殿,恭迎我魔族的圣靈。”

        山神族的幾位祭祀走來,其中還包括一位巨擘,還有幾位龍族長老,當扈族、鳴蛇、兕族等族各自有幾位祭祀走出,他們顯然是垂涎鎮封堂中的財富。

        至于鎮封堂中鎮壓了他們的族人前輩,時隔這么久,應該都已經死了,救無可救,不被他們放在心上。

        而夔龍族的那位巨擘卻是一動不動。不為鎮封堂中的財富所動,他此來,是為報仇而來。不是報夔政之皮落在鐘岳手中之仇,而是報夔政死在劍門手中的大仇!

        “五位巨擘。二十多位法天。”

        鐘岳眼角輕輕跳動一下,風無忌也是一位巨擘,再加上孝圓、孝缺、華珍、幽老和山神族巨擘,便有六位巨擘,讓他心中不僅替水子安捏了把冷汗。

        除了這六位巨擘,還有二十多位法天境的祭祀、長老,這些人也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

        他向殿外走去,心中默默道:“妖族還沒有出現。東荒就在大荒旁邊,師不易對大荒虎視眈眈,豈會毫無所動?沒有出現的,反而是最危險的……而且,孝芒神族出動了陰晴圓缺四大巨擘,而重黎神族身為獨占南荒的神族,只出動了幽泉二老,好像也有些太掉以輕心了,恐怕也是在暗處隱藏了力量……門主和水長老,引出這么多強者。你們吃得下嗎?吃得消嗎?”

        孝圓、孝缺等人跟上他,而殿內還有孝晴、孝陰、幽泉和那夔龍族巨擘這四位巨擘,再加上虞長姬虞大長老。便是五位,還有三十余位法天境的長老、祭祀留在殿中,對壘桃心怡老太太等人。

        “虞門主,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孝陰冷冷道:“劍門上下若是有一群蒼蠅嗡嗡嗡圍繞你打轉,你做這個反對,做那個也反對,你這個門主做得恐怕也沒有滋味吧?”

        虞大長老臉色陰晴不定,突然舒了口氣。現在他也是騎虎難下,必須要做出決斷!

        君思邪看到他舒了口氣。臉色微變,喝道:“諸位。一起祭祀我劍門神靈,將神靈喚醒!”

        “晚了!”

        孝晴老嫗突然嘿嘿一笑,元神秘境之中一件魂兵飛出,卻是一枚神珠,漂浮在空中神威彌漫,那神珠旋轉,各種嘈雜的聲音傳出,那是祭祀之聲,各種念頭混雜在一起,嗡嗡作響,滲入魂魄之中亂語。

        桃心怡等人剛要祭祀,各種祭祀之音涌來,將他們祭祀的聲音打斷,無法喚醒劍門神靈!

        “可以動手了!”孝晴老嫗長嘯,向殿內的劍門長老、堂主痛下殺手!

        其他三位巨擘也立刻動手,又有各大神族長老涌上前去,將眾人困在這圣殿之中,要在圣殿內將他們統統解決!

        突然,一道璀璨的劍光向前激射,光柱滾動,光劍旋轉切割,將涌上前的諸多強者統統逼退,方劍閣仗劍逼退眾人,率眾殺出圣殿。

        這道光柱起時,虞大長老抓起神劍便要劈去,突然只覺那神劍無比沉重,竟然沒能提起來,心中又驚又怒:“沒有祭祀天地,成為門主,便無法動用神劍嗎?就算不用神劍,我也可以用殺光這些反賊!”

        他殺出圣殿,身后孝陰、孝晴、泉老等巨擘率領群雄殺出,虞大長老陡然開口大喝,高聲道:“方劍閣、君思邪作亂,劍門弟子,與我平亂殺敵!”

        劍門上下,弟子大亂。

        君思邪高聲道:“虞長姬勾結外敵,欺師滅祖,還請風瘦竹長老出關,斬殺此獠!”

        虞大長老心中凜然,連忙向孝陰孝晴二人示意,抬手指向劍門問心殿。孝陰祭起孝晴立刻會意,兩人身軀一晃,齊齊顯出原形,化作兩頭三首盤獒,彗星墜地般向問心殿砸下!

        他們兩位巨擘還未落下,深空射線羅網便已經祭起,將問心殿籠罩,封鎖空間,孝陰抖手,陰云籠罩在深空射線羅網之上,意圖在風瘦竹出殿之前便將他擊殺!

        虞大長老心神大定,看向方劍閣、君思邪,只見兩位年輕的巨擘則被夔龍族巨擘和泉老各自接下,其他長老等強者,則被各大神族和龍族的長老祭祀擋下。

        而那些堂主則在與重黎神族、各大神族的大軍廝殺,水子正、雷廷等人也各自動手,唯獨沒有人向他出手。

        虞大長老眼角跳了跳,邁步向方劍閣走去,心中有些歡喜:“除掉這兩個小輩之后,劍門一切反對我的力量,都可以鎮壓下來。誅的誅,鎮的鎮。殺雞儆猴,便再無反對我的人!百年之后我著史,青紅皂白由我說!哈哈哈哈!”

        而在此時。鐘岳帶著六位巨擘來到鎮封堂的山壁前,祭起鎮印。山壁顯出一道門戶。

        鐘岳走向門戶,孝圓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后,老眼緊緊的落在他的脖子上,讓鐘岳感覺到一陣陣涼意。

        鐘岳笑道:“孝圓前輩,你距離我這么近,難道就不怕我痛下殺手?離我越近,你死的越快。”

        孝圓陰測測道:“老身離你這么近,是擔心其他師兄忍不住先殺掉你。你放心。待會老身不會讓你死的這么便宜這么快,老身會慢吞吞的折磨你。要知道鈍刀子殺人,才是最疼的。”

        她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如同鋸子據骨頭一般。

        鐘岳微微一笑,悠然道:“我會讓你死得很快。”

        孝圓心中大恨,恨不得立刻將他擊殺,鐘岳笑道:“你們開啟鎮封殿,還需要我來祭起鎮印,你若是弄傷了我,當心我打不開鎮封殿。”

        孝缺淡淡道:“師姐。稍安勿躁,待會有的是時間。”

        眾人走入山體之中,四下看去。只見這里沒有任何異樣,只有一座座冷冰冰的青銅大殿,鎖鏈相連。

        “打開這座殿!”孝圓冷冷道。

        鐘岳祭起鎮印,開啟銅殿,這座殿卻是個死殿,幾位巨擘押著鐘岳進去搜尋一番,收獲了許多異寶。突然風無忌聽到外面傳來戰斗喧嘩聲,微微皺眉,沉聲道:“正事要緊。鐘師弟。哪座是鎮壓風孝忠的銅殿?”

        幽老面色一緊:“你想放出風孝忠那個瘋子?萬萬不可!”

        風無忌微笑道:“他是我父親,有我在。他不會傷到我們,反而會是對付劍門的利器。你們該不會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輕易拿下劍門吧?”

        “風孝忠是你父親?”

        幾位巨擘都是微微一怔。但面上的緊張之色絲毫未少,即便是孝缺也是搖頭,道:“無忌,那瘋子雖是你爹,但是他畢竟是瘋子,先不要放出他。還是先解救武道神人和魔神靈,那時就算他發瘋,我們也可以將他擒住。”

        風無忌點頭,看向鐘岳,微笑道:“鐘師弟,水清妍師妹被你鎮壓起來了吧?她被你鎮壓在何處?”

        “水清妍?神使何必多此一舉?”

        鐘岳冷笑道:“還是直接叫她天象老母便是。你如何知道她被我鎮壓?”

        風無忌微笑道:“她這么長時間不曾露面,自然是被你鎮壓。天象老母!”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朗聲道:“天象老母,你在何處?”

        鐘岳臉色微變,向四下看去,只見一座座銅殿震動,墻面上浮現出一張張面孔,眼珠子滾動,向他們看來。

        “糟了,若是這些老而不死的怪物開口說話,說出我的布置,恐怕就會功虧一簣了……”鐘岳暗暗捏了把冷汗。

        突然,一座銅殿中傳來“水清妍”的聲音,隔著銅墻有些嗡嗡作響:“是神使嗎?我在這里!”

        那聲音雖然有些模糊,但可以聽出是女子的聲音。

        風無忌當先一步,向那座銅殿走去,目光閃動,心道:“想進入地底,還需要借助天象老母這個地頭蛇!”

        鐘岳向四下看去,只見那些銅殿上的巨大面孔在張口,卻說不出話來,只有口型,心中微微一怔:“這些老家伙被困得太久,沒有法力了!”

        經過鎮壓風孝忠的大殿時,那大殿的銅墻上突然浮現出風孝忠的面孔,眼珠子轉來轉去,看到鐘岳,又看到各族的巨擘和長老,嘿嘿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劍門大亂了對不對小鬼?小鬼果然狡猾,我要拆穿你……”

        鐘岳額頭冒出冷汗,突然笑道:“風師兄,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巨大的輪回,六道的輪回?”

        銅墻上風孝忠的臉突然露出恐懼之色,面孔扭曲,聲音顫抖,凄厲叫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走開!”

        “果然是個瘋子,難怪會如此兇殘,比我魔族還要兇殘。”

        華珍夫人咯咯笑道:“不過倒是一味上好的靈藥。”

        鐘岳一言讓風孝忠瘋掉,繼續向前走去,距離水子安所在的那座銅殿越來越近,鐘岳壓制住心臟,免得心臟狂跳。

        “打開它。”風無忌看他一眼,道。

        鐘岳祭起鎮印,銅殿的門戶緩緩開啟,

        眾人向前走去,孝圓露出異色,道:“堂堂的魔道領袖居然會被一個小小的人族鎮壓在這里,也真是丟臉……嗯,這股人味兒從哪里來的?奇怪,很熟悉的感覺……”

        “這股魔道氣息……”

        華珍夫人細細感應,詫異道:“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兒……”

        鐘岳笑道:“孝圓前輩,還記得我說的那句話嗎?離我越近,你死得越快!”

        唰唰唰

        一枚枚劍繭從他元神秘境中飛出,飛速舒展,霎時間六十三枚劍繭徹底舒展開來,接著殿內又有一道劍繭飛出,化作劍六十四式!

        “是水子安的氣味!”

        孝圓臉色劇變,高聲尖叫,叫聲中,這老嫗突然四分五裂,一道道劍絲從她體內穿過,將她切碎!

        六十四道劍絲膨脹,如同六十四條巨龍,恐怖的劍氣穿插交錯,在狹小的銅殿通道之中爆發!

        而在銅殿外面,風孝忠的怒吼聲傳來:“我記起來了,臭小子,我記起來了,你把水子安那老東西藏在殿內,準備暗算這些廢物!嘿嘿,我要拆穿你……”

        滾動的劍龍之中,鐘岳站在那里,四周虛空切裂,靜靜道:“晚了。”

        銅殿四分五裂,被劍六十四式和一位位巨擘的攻擊擊碎,這座銅殿不是第一代門主所煉,而是水子安重鑄的銅殿,因此比不上真正的鎮封殿。

        四分五裂的銅殿中,一位位龍族、當扈族、鳴蛇、兕族等族的長老、祭祀肉身瓦解,尸體碎了一地!

        而其他幾位巨擘,個個帶傷,紛紛祭起自己的魂兵抵擋!

        華珍夫人尖叫,祭起白骨魔堡,沖入魔堡之中,一道道巨龍般的劍絲跟在她的身后,也沖入魔堡,魔堡劇烈震蕩,突然有滾滾的鮮血從魔堡的門戶、窗戶中噴涌而出,魔堡的門戶上巨大的骷髏頭眼耳口鼻中也有鮮血和碎肉向外狂噴!

        華珍夫人,碎掉了。

        與此同時,水子安的身影出現,小老頭大袖飄飄,腳下是天象老母的殘尸,一聲呵斥,只見一道道劍絲從白骨魔堡中鉆出,又自化作劍龍,演化做一座劍六十四式劍陣,將剩下的四位巨擘籠罩。(未完待續)


  (http://www.lxcozo.icu/chapter/2593_83051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xcozo.icu。頂點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ddbiquge.cc
捕鱼达人攻略 黑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双号双码是什么意思 三码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及金额图 智慧车联网是什么意思 东方6十1历史开奖号码 通化大嘴棋牌室 大富翁电玩捕鱼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精准三肖期期中特 捉鸡麻将技巧十句口 今期三肖必中特马 15选5专家预测最准确 二连码是什么数 黑龙江哈尔滨麻将 英超冠军奖杯